神機的反思與改進。從2850點持續看空,這是神機的一次重大決策與邏輯錯誤,需反思與改進,但是神機并打算對大方向進行改變。

其一,宏觀貨幣體系的邏輯。從2015年開始,大量的貨幣沖擊著整個金融體系,導致了2015年的股票的大牛市與大股災,還有2016年到2018年的房地產市場暴漲,都是流動性泛濫的結果。

其二,褥羊毛資金空轉套利。很顯然,空轉套利資金,在2015年對于股民進行去褥羊毛,而在2016年到2018年對于居民住房再次褥羊毛,很明顯資金進入實體的可能性已經不大。

其三,貨幣艱難的去杠桿之路。從2017年中旬開始,中央一直在去杠桿,由于外圍的之間的關系復雜化,還有今年疫情沖擊,貨幣雖然沒有極度擴張,但是天量空轉貨幣并沒有顯示。

其四,神機的反思與改進。很明顯,犯了一個幼稚的錯誤,短期流動性泛濫無法消除,再上美元的再次急劇擴張,在股市中必然要在釋放一次,然后流動性才能衰退,這個時間節點沒有卡準確。

其五,未來股市的大格局邏輯。長期流動性衰退是個必然結果,否則會引發某些領域的惡心通脹,不過過程較為漫長。轉折點大概在7月以后,因為央行的會議已經表明,后期貨幣m2和社融量要保持和gd名義增速接近。很明顯,后期m2擴張速度要明顯放緩,流動性收縮。

其六,神機對未來股市的看法。首先,能走多遠?大格局看空邏輯并不會改變,因為全球央行的貨幣政策幾乎用到極限了,后市沒有多大空間,最多屬于微調,無關宏觀大局。其次,能走多高?3000點以上是高位。上證指數由于指數編制問題,3200點已經形成股市的高位,別看納斯達克與道瓊斯,如果采取和國內股市同樣的指數編制,結果也一樣。其三,能走多長?除大放水的美股納斯達克以外,全球沒有任何一家股市指數走出新高,即使道瓊斯也不行,現在幾乎全球金融一體化,所以3000點以上的幅度和時間是比較短暫。

神機的失誤,主要在于時間差和點位差上,但是宏觀大格局看空并不會動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