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 杜麗娟 北京報道

經過三個多月的集中申報,新個人所得稅法下的首次匯算清繳已正式結束。按照“補稅依法,退稅自愿”的原則,納稅人匯算期間的補稅和退稅也成為近段時間熱議話題。

隨著補稅案例的發生,對勞動所得適用最高45%邊際稅率的要求,再次引起業界和學界人士的關注。《中國經營報》記者了解到,目前學界已組織相關人員進行課題研討,以期能加快邊際稅率調整的改革。

按照新個人所得稅法規定,個人所得稅在稅率方面主要分為“累進稅率”和“比例稅率”兩種。其中對綜合所得及經營所得采用累進稅率,邊際稅率最高為45%,對其他分類所得采用比例稅率。

簡單來說,就是納稅人一個納稅年度里,如果綜合所得收入達到96萬元,那其就要適用45%的稅率。在個稅改革以稅收公平作為主要原則的背景下,對勞動所得按照最高稅率征稅的規定,被市場人士認為這會加重其稅負。

一位財稅人士告訴記者,針對邊際稅率是否需要調整的議題,在個稅改革啟動之際曾進行討論,但基于改革的目標是向中低收入人群傾斜,尤其是短期看,單純進行邊際稅率的調整,對中低收入人群的影響并不明顯。


三成收入繳稅

“以前對自己的收入只知道大概,今年通過年度匯算準確了解了全部收入,但看著賬單,心理卻有一些心疼,因為差不多有三分之一都繳了稅。”6月份剛完成個稅匯算清繳申報的王梓量告訴記者。

王梓量在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目前的職務是合伙人級別,由于服務對象主要為企業主和高凈值人士,2019年其業務量較之前有明顯的增加。毫無懸念,這些增量在2020年面臨了第一次個人所得稅的匯算清繳,結果是補稅。

“補稅本身無可爭議,尤其是新個稅法還增加了專項附加扣除,對納稅人來說這是一項普惠政策,但讓我不理解的是目前竟然是勞動所得適用最高稅率”。王梓量說。

據悉,在現行個人所得稅征管體制下,征稅項目主要包括工資、薪金所得,個體工商戶的生產、經營所得,勞務報酬所得,利息等11項內容。其中工資、薪金所得適用7級超額累進稅率,按月應納稅所得額計算,稅率最高一級為45%。

王梓量說,從減負角度來說,目前我國的邊際稅率比許多發達國家還高,希望個稅改革能降低邊際稅率。

針對邊際稅率調整的改革,專家和學者層面也進行了多次呼吁。

此前,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還專門針對個稅改革的相關話題開展討論,而邊際稅率的調整是會議一項重要內容。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院長楊志勇認為,下調個稅邊際稅率有利于消費升級,最理想的情況應該調到25%,當然如果不能一步到位,可以先行下調至35%,對市場來說,也會起到刺激消費的效果。

基于現階段個稅改革主要是向中低收入階層傾斜,調整邊際稅率對中低收入人群來說,又會產生什么影響?

澳洲會計師公會華北區委員吳嘉源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如果要進一步考慮調整邊際稅率,應以各階層為研究對象,綜合考慮各項因素,力求公平。


稅制要總體完善

事實上,如何確定適度的個人所得稅邊際稅率一直是社會各界非常關注的問題。簡單而言,邊際稅率越高,納稅人所承擔的稅負就越重,相應地,其可支配收入就會越少。

但對納稅人來說,最終決定其稅負大小的因素不僅僅和稅率有關,還應考慮稅基和級距。吳嘉源告訴記者,稅基所描述的是一個稅種區別于另一稅種的重要標志,而級距則是按照不同級別征稅時,級別與級別之間的界定距離。

級距跨度影響稅負累進程度,稅率級距的跨度大,可使綜合所得收入相鄰的人群所繳納的稅負相差不大,而級距跨度小則相反。

他認為稅率、級距和稅基這三個要素都會對邊際稅率的作用產生影響,所以如何從總體完善個人所得稅制度才是重點。“因為在稅基不變的基礎上,調整低中稅率或級距都可能達到降稅的效果,從而對中低收入人群帶來好處。但這可能對高收入人群產生不公現象,從而失去稅收的公平性”。

回顧此次個稅改革,我國對稅基、專項扣除和部分稅率也做了重要調整。比如擴大3%、10%、20%三檔低稅率的級距,相應縮小25%稅率的級距,這是個稅改革有目共睹的成效。

目前現行的個人所得稅制采用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所得稅制,即將工資薪金、勞務報酬、特許權使用費及稿酬四項收入合為綜合所得納稅,其他類別所得仍分類,分別適用不同的費用減除規定、稅率和計稅方法。

眾多周知,綜合稅制可以更好地綜合考量納稅人的實際納稅能力,體現稅收量能負擔的原則,而且可以考量不同納稅人的家庭負擔,以體現稅收公平的原則。而分類課征制度則可以廣泛采用源泉扣繳辦法,加強源泉控管,方便征納雙方履行有關課稅的權力和義務。

更值得關注的是,專項附加扣除內容的增加,標志著我國個人所得稅綜合扣除機制的初步建立,實施近一年來,使2.5億納稅人直接受益,人均減稅約1842元。

上述財稅人士表示,個稅改革的原則是倡導中低收入稅負低,高收入高稅負,匯算清繳的目的也是保障更多納稅人的權益。

“在未來的改革進程中,稅務部門會逐步探索如何更大程度地讓納稅人合法合理利用扣除,更充分體諒個人及家庭開支扣除,降低稅負,避免‘月光族’出現。”上述財稅人士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