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雜的牌局中,組合牌總是更勝一籌。

樓市資本論研究院發布,由雄安與霸州形成全球最密集的雙子城高鐵區,兩地僅28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不到北京面積的1/5,卻密集分布著8座高鐵站,力度之大,堪稱罕見。

在中國高鐵成為世界名片之時,雄安+霸州的8座高鐵站,宣告全球最密雙子城高鐵區正式誕生,備受國內外媒體關注。

【一】揭秘雙子城式交通脈門

高鐵密度超過北京、上海,是什么概念?

北京作為中國政治文化中心,人口最為密集的地區之一,1.641萬平方公里分布著7大高鐵站(含在建),覆蓋全城;上海在634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6大高鐵站,支撐起我國經濟、交通中心的脈絡。

作為非首都功能承載地之一的雄安新區,自2017年設立便積極推進,2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先后規劃建設有雄安站、雄安城際站、白洋淀站、白溝站。

更引人矚目的是,僅800平方公里的霸州地區也規建了4座高鐵站:霸州西站、勝芳站、霸州北站、霸州開發區站(R1線為地鐵快線,設計時速160公里,該站為高速地鐵站)。

這樣,雄安+霸州就密集分布了8大高鐵站,讓雄霸一體相連,形成中國北方雙子城式交通脈門。

1、雄安新區的四大高鐵站

白洋淀站:位于保定市容城縣城北,為津保鐵路客運中間站,上行站為白溝站,京廣高鐵線下行站為保定東站,已于2015年底投入使用。

白溝站:白溝站為津保鐵路客運中間站,上行方向為霸州西站,下行方向為白洋淀站。已于2015年底投入使用。

雄安站:位于雄安新區啟動區內,預計年底通車,建成后北京至雄安站最快半小時可達。

雄安城際站:位于雄安新區安新組團內,在規劃建設中。

2、霸州的四大高鐵站

霸州西站:津保鐵路線上客運站,2015年底投入使用,距霸州9公里,上行天津方向鄰站為勝芳站,下行保定方向為白溝站。

勝芳站:位于霸州東部,與霸州西站共同組成津保鐵路,是霸州境內的交通樞紐,是連接天津、河北及中西部地區的重要節點。

霸州北站:是京雄城際鐵路站點之一,位于河北省霸州市西北側,距霸州站約14公里,上行距固安東站22.67公里,下行距離雄安站20.88公里,定位“冀中機樞,龍城門戶”,預計年底通車。

霸州經濟開發區站:是雄安至北京大興國際機場快線(R1線)的7大車站之一。R1線作為雄安新區“四縱兩橫”高速鐵路網的重要干線,線路全長約85.75公里,途經雄安新區、廊坊市和北京市。

不難看出,雄安霸州的8站齊發,是當之無愧的世界高鐵密度之王,也讓雄安-霸州雙子城格局的成形邁出一大步。

【二】雄霸雙子城格局加速形成

世界著名的雙子城,是位于美國明尼蘇達州的明尼阿波利斯與圣保羅。

明尼阿波利斯是明尼蘇達州最大的城市,圣保羅則是明尼蘇達州的州府。早先明尼阿波利斯是美國最大的谷物交易所所在地,并衍生出許多與農作物期貨、期權相關的金融機構,商業和金融業頗為發達。圣保羅則長于政治、文化和科技領域的發展。

隨著明尼阿波利斯與圣保羅伴生型發展格局形成,這兩座城歷經六十年的融合互補,如今已云集18家美國500強企業總部,在遠離北美經濟重心的二三線地域,打造出一片繁榮的總部經濟區。

這便是雙子城的威力。

借著京津冀發展的東風,雄霸雙子城的格局正加速形成。

自2017年4月1日“雄安新區”設立,便承擔起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重任。只是,雄安承接北京,誰來承接雄安?

環環相扣下,“環雄四小龍”進入發展飛躍期。

早在2017年樓市資本論就提出“環雄四小龍”的概念,將白溝、霸州、徐水、定興位列其中。按照規劃,未來雄安新區將容納540萬的人口規模。作為雄安周邊的唯一縣級市霸州,憑借先天的區位交通優勢、環境優勢,率先承接其功能、交通、產業需求的外溢,正搶先與雄安加速融合。

1、雄霸功能承接融合

從歷史上來看,雄安的雄縣與霸州就是一體化相融。

《雄縣鄉土志》中,北宋曾將雄縣命名雄州,原因之一就是為了與霸州相呼應。雄霸二字有“威烈”的意思,就是為了震懾遼國,一統中原。此外,歷史上雄縣和霸州都是軍事重鎮,雄州瓦橋關至霸州益津關一線是當年宋遼對峙的主要要塞。

2017年雄安新區設立,在國家級戰略的聚光燈下,霸州一并邁入發展高光期。

2019年霸州GDP達473.6億元,房價已從2015年的6000元/平米升至如今的13000元/平米,成為承接北京、雄安外溢投資人群的“外溢之地”,坐穩雄安新區“后花園”的寶座。

2、雄霸交通融合

霸州地處河北省冀中平原東部,東和雄縣相鄰,距雄安直線距離20多公里,走高速到雄安腹地也僅50公里,耗時不超過半小時。再加上與雄安組成的八大高鐵站矩陣,霸州成為雄安外聯的東部門戶。

3、雄霸產業融合

目前,素有“中國溫泉之鄉”之稱的霸州,擁有北方大規模的地熱資源,正聯合雄安新區建設頤養產業,著力構筑“綠廊+綠環+綠島”的全域生態布局,打造體系化的溫泉養生產業,深度對接雄安。

【三】為何歷史選擇了霸州?

在京津冀版圖中,城市價值取決于自己與京津雄的距離,于是催生了環京、環津、環雄的概念。

樓市資本論發現,在這些環式城市里,霸州位于北京、天津與雄安的地理中心,北距北京市區85公里,大興國際機場38公里,東臨天津75公里,西到雄安核心區僅30公里。

既是環京、環津,又身兼環雄的城市身份,還是京津雄超級城市群中唯一無縫鏈接三大核心的黃金節點,可謂一城連三心。

樓市資本研究院統計,霸州周邊80公里范圍內擁有包括大廣高速、京滬高速、京臺高速、廊滄高速、榮烏高速和京德高速(在建)、榮烏二高速(在建)7條高速公路,以及京津高鐵、津保高鐵等在內的7條國家級鐵路,形成了六個“黃金十字交叉”。

此外,百公里范圍內擁有大興國際機場、首都國際機場、天津國際機場3大國際機場和天津港、京唐港、曹妃甸港3大天然良港。霸州是真正的四通八達,還是3D立體式的。

近年來,中國高鐵已經成為一張全球行走的金名片。在2800平方公里的雄霸土地上,聚集著的八大高鐵站將進一步加強京津冀城市群互聯互通,有望打造出一個世界級高鐵交通的示范區。

其中,正在建設的京雄城際鐵路,就是連接北京市區、北京新機場和雄安新區的重要軌道交通線,是實現雄安新區“千年大計”宏偉藍圖和京津冀協同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通車后,自霸州北站出發,約7分鐘可至雄安站,約13分鐘可達新機場站,到達北京西站也僅需半小時。屆時,霸州將打通雄安新區與北京、天津、保定半小時,與石家莊1小時的交通圈。

隨著京雄城際、R1快線、京德高速、榮烏二高速的建成通車,京津冀區域高速高鐵網架構的日益完善,霸州作為區域交通核心節點的作用將進一步加強,與雄安的融合度也勢必更強,也讓雄霸構筑起京津冀城市群新的發展模式。

【四】霸州是京津雄產業交匯的唯一城市

牽牛要牽牛鼻子,霸州成為京津雄發展的牛鼻子。

樓市資本論率先提出,霸州不僅是天津與雄安的唯一連接城市,還是京雄和津雄2條產業走廊唯一的交匯城市。憑借超強的區位優勢,霸州已成為京津雄產業交匯的中心城市。

京雄產業走廊構建起北京連接雄安國家級的產業帶,實現非首都功能的疏解轉移。津雄產業走廊實現天津港口資源與雄安硅谷功能融合。這兩條產業帶,將京津冀區域三大核心城市串聯成一體。

1、疏解京雄產業

京雄產業走廊的內核是通過分散疏解北京資源,轉變城市功能來實現對其他城市產業的高端引領與輻射帶動。霸州,正成為其中核心節點。

樓市資本論了解到,霸州已提出建設“4+2”產業體系,其中“4”代表的電子信息、休閑食品、高端裝備、健康醫療器械四大先進制造業,就是要承接北京外溢雄安的相關產業。

備受矚目的是,華夏幸福以開發性PPP模式主導規建的霸州產業新城,以創新驅動為內核打造“231”產業體系,即包括高端制造業與健康食品產業在內的2大先進制造業,包含電商物流產業、溫泉旅游業、研發設計在內的3大現代服務業,建起1座全新的霸州產業新城。

其中,健康食品產業方面,園區入駐企業有牛氏運昌、頤海、小仙燉等35家,總投資就超過120億元。在構筑智造產業中,華夏幸福聯合中國大陸第一家專業從事OLED自主研發、規模生產、市場銷售的高科技企業維信諾,著力打造河北省電子信息產業升級發展先行區。

一幅全新的霸州產業新藍圖正在人們面前徐徐展開。

2、融合津雄產業

津雄產業走廊的內核則是連接天津與雄安新區,兩城相互借力實現雙贏。霸州成為津雄產業走廊上的唯一連接城市。

作為天津雄安產業走廊上的唯一連接城市,霸州充分發揮交通要塞優勢,形成雄安與天津高效、安全、大容量、低成本的區域交通運輸體系,加強天津先進制造業、生產性服務業、物流業和雄安科技智慧城市建設,協同天津與雄安產業和技術的同步發展。

世界雙子城,8大高鐵站的傳奇,正吸睛無數。

熱錢涌動的資本市場下,借著京津冀協同發展、雄安新區成立的東風,霸州一馬當先再迎發展窗口。雄霸一體化格局隨之迎來高光時代。